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線 >  時政新聞 > 國內綜合 正文
解封后,他要在武漢打一份工
意外被封在武漢,沒有經濟來源,他卻在社區照顧幾百戶居民的起居 被隔離在方艙醫院,他又成了送餐員、八段錦的組織者
2020年04月07日 04:52:51 來源:錢江晚報 記者 張蓉

  武漢解封倒計時。

  3月24日,好消息傳來——武漢即將解封。

  在武漢封城的這兩個多月里,28歲的湖北漢川人但俊(化名),一直與這個城市奮斗著。他加入志愿者車隊,去紅十字會做義工,參與方艙醫院的建設,到社區和隔離酒店做志愿者……這個小伙完整經歷了武漢從冰封到解凍的全過程。

  4月8日,武漢解封的陽光即將普照。但俊計劃著,當天,不著急回家,他要參加一場線下面試。新的未來,在等待著他和這座城市。

  打算風光開回老家的新車

  用來送消毒水、送醫護人員

  1月23日,武漢封城。但俊和其他很多異鄉人一樣,被困城中。此前,他剛在廣州辭掉一份銷售工作,搭乘高鐵來到武漢。他參加了幾場面試,試圖在這里開啟新的職場生涯。他用工作3年的積蓄,在武漢買了輛車,在熱鬧的人群中買年貨。除夕前一天,他本打算風風光光開著新車,將自己和一車年貨,送回70公里外的老家。沒想到,“城門”突然關了。

  但俊困在酒店,網上的各種報道,看著心急。他忍不住想,“既然留下來了,就要提供舉手之勞的幫助。”

  大年初一,但俊開著自己的新車,加入漢陽志愿者車隊的行列。短短三四天,漢陽志愿者車隊從六七十人發展到300多人。

  其中一天,但俊和十多人一起,把近1000桶消毒水送往雷神山醫院。“一桶50斤,足足23噸重,光搬卸就用了兩三小時。”但俊回憶說,當晚十點多,將消毒水送到時,他已經大汗淋漓,“兩個胳膊痛了兩三天,想抽煙,煙都叼不到嘴里去。”

  但俊接送過一位護士,她之前為了上班,前后走過兩三次,“往返40多公里的路,我開車要1個多小時,她一個女孩硬生生走過去,聽著就心酸。”但俊一天接送七八個醫護人員。起初,他只戴著很薄的口罩,直到有一天,一位護士給了他兩個N95口罩。“我覺得她更需要,就撒謊說我有,可她還是堅持把口罩留在車上。”

  1月28日,但俊又加入武漢市紅十字會做志愿者,負責搬卸物資。“那邊沒有人幫忙搬運,挺需要人。”“總是一批貨還沒卸完,又一批進來了。”

  幫四五百戶居民代購

  照顧100多人起居

  但俊也面臨急迫的現實問題。

  2月初,但俊的經濟狀況告急,他從房價近300元一天的酒店,換到70元一天的旅館。在即將要還信用卡、車貸、房貸等多重壓力下,吃住都成了問題。

  2月中旬起,但俊先后到漢陽、武昌、洪山的三家街道做志愿者。在包吃包住的街道,他繼續為這座城市的抗疫貢獻能量。

  他曾到社區,幫四五百戶居家隔離的人送菜,代購物資或藥品;也曾到集中隔離酒店,為100多位新冠病毒密切接觸者,配送三餐,解決生活起居的各種問題,并安撫情緒。

  在湖濱花園酒店隔離點,每天一到飯點,但俊會和兩個志愿者一起送餐,挨個敲門通知大家領取。擔心飯菜冷,他們的動作總是很快,一個多小時,完成90多個房間的配送。

  “電視壞了,水龍頭擰不開,馬桶堵了……有時我們變成了物業維修工。”

  有人會時不時給但俊塞一些零食,也有不少人加他的微信好友表達感謝。一個同齡的小伙子,在出酒店的前一天,特意讓朋友送來一箱24瓶可樂。但俊說,盡管分下來,每人只有一兩瓶,但已經很奢侈了,“我大概有一個多月沒喝過飲料。喝到嘴里時的那種氣泡感,忽然感到特別幸福,有種被認可的感覺。”

  被核查為疑似患者

  緊張得20多小時不敢睡覺

  在湖濱花園酒店隔離點,大家將每周例行一次的核酸檢測戲稱為“考試”,連續兩周陰性通過,就意味著可以回家了。

  3月2日,新一輪“考試”來襲。但俊記得,當時大家都很興奮,因為如果復核通過,酒店有一半的隔離人員都安全了。

  第二天中午12點,正給大家準備午飯,但俊卻接到一通讓他心驚的電話——“你是單陽,疑似新冠。”短短幾個字,瞬時讓他陷入恐慌,“大家的一日三餐都是我們準備,萬一我攜帶了病毒,很擔心會交叉感染。”

  他立刻趕回房間自我隔離,從中午等到晚上,心理壓力越來越大。“家人都不知道我在隔離點做志愿者,以為我住在朋友家。”一邊害怕,他一邊安慰自己,“我身體沒有任何異常。”平時,但俊身體素質不錯,很少感冒。

  當晚七點多,志愿者車隊的人,把但俊送往醫院,“司機聽說我也是志愿者,努力安慰我,一路聊了一個多小時,我情緒穩定了不少。”

  到醫院,但俊卻又緊張得睡不著覺,手套和口罩基本沒摘下來過,20多小時沒敢吃飯,也沒去過衛生間。

  所幸,他擔憂的一切沒有發生。而后,醫院接連兩天的檢查證明,但俊沒有感染新冠病毒。

  仿佛坐了一次過山車,四天里,但俊親身體驗了一遭人生的跌宕。

  坐等武漢的最后解封之日

  等待自己和武漢的重啟

  3月6日,武漢光谷科技會展中心方艙醫院正式“休艙”,轉為康復中心,但俊被送到這里和260多人一起集中隔離。

  但俊對方艙醫院并不陌生。事實上,他曾是方艙醫院的建設者。

  就像武漢封城之時,他從無可奈何地留下,到決心自己做些什么。在康復中心,他再次改變自己的既定身份,承擔起志愿者的角色。

  他分發物資,配送三餐,飯后,組織大家一起進行八段錦等身體鍛煉。戴著那頂武漢志愿者的小紅帽,他忙得不亦樂乎。

  氣溫漸漸升高,墻壁擋不住春天的氣息。但俊感受到,像瘋長的植物一樣,層層疊疊的希望,已經在四處蔓生。

  3月24日,好消息終于來了——武漢即將解封。

  幾天前,運轉了44天的湖濱花園酒店隔離點關門大吉。“有點遺憾,我沒有見證這個時刻。”但俊說。

  4月5日,但俊隔離期滿,武漢也將在三天后恢復對外交通,但他并不打算立刻離開這座城市。

  這幾天,但俊完成了三四家公司的電話面試。4月8日武漢解封當天,還有一場線下面試等著他。武漢渡過了一次難關,但俊覺得,新的未來在等候著他和這座城市。

標簽:武漢;志愿者 責任編輯:徐茜茜
版權和免責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線"或電頭為"浙江在線"的稿件,均為浙江在線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浙江在線",并保留"浙江在線"的電頭。

Copyright ? 1999-2019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線版權所有

解封后,他要在武漢打一份工

在线 国产 欧美 专区亚洲性视频_免费视频网站_日本一本久道热线一本道大香蒸视频大全一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